娘道剧情介绍

1-6集

娘道第1集剧情介绍

  

  山西隆氏,百年大家,称霸一方,黄河多水灾,隆家便做主便每年遴选一位幼女作为河姑安抚河神,做了河姑便是河神的人,但却有吃有喝不用挨饿,因此一些穷苦人家女儿便也心甘情愿去做。今年小女孩瑛子被选为了河姑,十四岁前便养在隆家,隆家有一小少爷,两个小人儿甚是情投意合,然而河姑是河神的人,迟早要被抛进河里献祭的,隆夫人便十分厌恶小少爷与她一块儿玩耍,一顿毒打后瑛子算是怕了,不再敢与小少爷亲近。七年后,瑛子长到了十四岁,祭拜河神那日,她被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绑在河边,就要抛进河里送给河神,说时迟那时快,一群马匪一路抢劫正好抢到了这里,为首的见瑛子貌美,竟想抢她为压寨夫人,吵吵嚷嚷时瑛子一脚踏空,竟摔进了河里……

  原来只是一场梦!此时,大难不死的瑛子已经嫁为人妇,还生下了两个可爱的闺女,肚子里还怀着一个,日子过得虽苦,可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倒很安生,另一边,离家多年的隆家二少爷隆继宗突然回家了,不过是隆太太装病把他骗回来的,隆继宗发现被骗后气得扭头就走,可是隆太太一直哭哭啼啼拉着他,身为人子的他也不忍心了。

  一位大娘突然气势汹汹地找上了门,见面就指责瑛子狐媚,勾引她家二少爷,原来她就是隆家的大管家佘姑姑,瑛子一头雾水,不懂这佘管家说什么,可佘管家却呵呵冷笑,说她嫁的男人正是他们隆家的二少爷!瑛子彻底懵了,她的丈夫明明是姓纪呀!佘管家凶狠的紧,张口闭口向瑛子开价,让她离开二少爷继宗,瑛子的大女儿看妈妈受欺负,忍不住一碗茶就泼到了佘管家的脸上,活活气走了她。另一边,隆太太也正在和隆继宗念叨,说大少爷娶的媳妇厉害,她现在就盼着隆继宗赶快娶个有家底的媳妇来给她撑腰,继宗听得不耐烦,他早就写信跟家里说过了,他在外已经娶妻生子,那女子是他落难之时救过他命的,两个人现在恩爱的很,他绝对不会休妻娶别人的。

  隆太太给继宗看中的是洪家大小姐,县长的宝贝侄女儿,现在人已经到了隆家了,继宗没有办法只好去应付她,结果没几句话就气走了洪小姐,洪小姐回去跟县长叔叔告状,县长也不含糊,立马设计整隆家,要给他们一个教训,隆太太得知此事后气得不行,这下更不许继宗离家了,竟派了好些人看着他。

  继宗实在被看管的紧,便想着去看看大哥放松一下,人都到了大哥家门口却进不去,原来是大少奶奶不许,那大少奶奶是万家的小姐,性格泼辣狠毒,大少爷完全拿她无法,而她也明摆着冲着隆家的家产来的,自己没生出孩子,竟把娘家的侄子过继到身边养着。继宗还在家里和隆太太耗着,这天隆太太却突然换了脸色,不仅放他出去,还同意他把瑛子和两个女儿接回隆家,隆继宗兴冲冲地回了家,可小院里却人去楼空,瑛子和孩子都不见了,邻居告诉他半个时辰前瑛子带着孩子逃走了,继宗立马去追,不一会儿就追上了,可瑛子一见他就哭着求他放过自己,若早知道他是隆家少爷她绝不敢嫁给他,继宗听着好笑,瑛子是他的恩人和爱妻,他怎么会治她的罪呢?

  回到家里,瑛子质问继宗为什么要骗她,当年她从河边救到继宗的时候就觉得他眼熟,直到现在才算真相大白,瑛子是当年的河姑,而继宗就是当年与她交好的小少爷。

娘道第2集剧情介绍

  

  村里一个王婆子亲眼看见继宗来接瑛子,转身便去告诉了隆大少奶奶,大少奶奶听了只是好笑,笑话继宗竟娶了个一个没名没分的乡下媳妇,接着她又去找隆太太,说什么正门不能进,侧门又不能进,唠唠叨叨的就是故意使坏,隆太太当然也不会全听她的,最后两人决定让瑛子先拜祠堂再进家门。

  瑛子听说要先进祠堂,立马吓得不轻,她做河姑的时候就一直住在祠堂,对那里有阴影,万一明天不小心露馅,让别人知道她是当年的河姑,隆家的人又岂肯饶了她?另一边,大少奶奶其实早就知道瑛子是河姑,因此才故意提议让她先进祠堂的,为得就是让她露馅,这样隆家人肯定会震怒,说不定把继宗和她都赶出去,那隆家的家产就都归她了!为此,她特意连夜出去找到了当年看守祠堂的萧姑,她就是要这个萧姑在明天的祠堂上指认瑛子,又派人把七舅爷请了来,告诉他瑛子就是当年的河姑,七舅爷是老顽固,自然是极力的反对,他跟隆太太狠狠吵了一架,隆太太知道这事也吓着了,她找来大少奶奶准备问个明白,大少奶奶嘴比刀子还毒,张口闭口说瑛子是妖孽要回来报复,唬得老太太讨厌瑛子。

  第二天,继宗带着瑛子母女三人回府,可府里却安安静静,半点也不像要开祠堂迎新人的样子,继宗有些心急,而瑛子却很淡定,她正好趁着这个空当去见个故人——萧姑,当年她被养在隆家祠堂,不知受了多少打骂,只有萧姑一人对她好,现在她回来了,当然要去看看萧姑。此时的萧姑已经风烛残年,见到瑛子就跟见了女儿似得,抱着她又哭又笑,可是昨天大少奶奶又特意找她,告诉她无论瑛子是不是河姑,她都必须指认,否则有她好看的,因此萧姑的心里便很是矛盾。

  隆家一族开了祠堂迎瑛子入门,隆太太,大少爷和大少奶奶都正襟危坐,可瑛子一进门,七舅爷便批面走来,指认瑛子就是当年的河姑,继宗矢口否认,可终究是底气不足,七舅爷让瑛子上前来对峙,如果她不是河姑,他们立刻大摆宴席迎她进门,如果她是河姑,那就要立刻扔进黄河祭河神,因为自从她逃走后黄河年年洪水泛滥,他们认为是瑛子的逃跑触怒了河神。从七舅爷开始,族里的长辈宗亲们个个走到瑛子面前仔仔细细的端详她,最后该隆太太来认,隆太太看了半天觉得瑛子就是当年的河姑,就在这时继宗开口说话了,它言语里告诉隆太太如果瑛子能进府,他就会留在家里,隆太太顾念儿子便只好模棱两可地说不确定。

  七舅爷和大少奶奶串通一气,想落实瑛子河姑的身份,大少奶奶嚣张跋扈,看样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七舅爷让所有宗亲站队表决,可最后竟是一半说是一半说不是,仍旧没有结果,七舅爷又提议让家里的下人们来认,那些老佣人们大多也是认得瑛子的。继宗和瑛子有些心慌了,大少奶奶冷眼旁观心里窃喜,可大少爷却很是善良,他懦弱无能身体也不好,但是却很爱护弟弟,他真心希望弟弟能和瑛子在一起。

  佣人们被带到院子里表决,没成想也是一半对一半儿,最后还是家里的老管家隆福突然出现,说他认为瑛子不是河姑,其实他认得瑛子,但是他从小心疼二少爷,想成全他们夫妇,话音未落,大少奶奶便急着堵住了他的嘴,说他说了不算,应该让看守祠堂六十年的老佣人萧姑来认。

娘道第3集剧情介绍

  

  萧姑被带进了院子,让她辨认瑛子,继宗心里慌得不行,一旦萧姑指认了瑛子,那她们母女必定会被当成妖女打死的!可没想到萧姑心善,而且又和瑛子感情深厚,因此便不忍指认她,大少奶奶不依不饶,让佘管家去搜萧姑的屋子,果真从屋里搜出了一个金镯子和一包糖,那个镯子是昨夜大少奶奶用来收买萧姑的,如今萧姑竟没有按她的意思做,她便借此诬陷瑛子,说镯子是瑛子用来收买萧姑的,可那镯子上刻了大少奶奶的姓,因此诬陷才没有成功,大少奶奶愤愤的抛下了镯子,转而拿糖果说事,几个女宗亲也跟着附和,说萧姑从小就爱吃甜的,这包糖必定是瑛子给她的。

  萧姑一阵苦笑,索性承认这些都是她偷的,她这么大年纪了,就算自己承认偷窃也没有人会信的。大少奶奶被她气得不行,恶狠狠地威胁她说如果不指认瑛子,就把她乱棍打死,萧姑心想自己已经这么大年纪了,无所谓少活几年,还不如用自己这条老命换来瑛子的幸福,因此她便扭头撞向了院子里的鼎上,血溅当场!

  瑛子眼睁睁的看着萧姑死去,眼泪瞬间夺眶而出,腿一软就朝着萧姑的尸体跪了下来,重重地磕了几个响头,继宗都吓呆了,这一跪正好落实了瑛子河姑的身份,院子里的人也都楞住了,不一会儿大家都反应过来,嚷嚷着瑛子是妖女,要把她乱棍打死扔进黄河里。瑛子眼看事情已成定局,便索性承认自己就是河姑,当年她坠河后大难不死,漂到了二百里外的村子,被一对好心的夫妇养大,二十岁那年,她在河边遇到了重病的隆继宗,善良的瑛子救走了他,继宗病好后便爱上了瑛子,两个人结为了夫妇,过得十分幸福,可是当时继宗并没有告诉她自己是隆家二少爷,若是知道,她也不会这么贸然嫁给他,可是现在虽然知道了真相,但她也依旧不后悔。瑛子现在有夫有女她什么都不怕,她已经死过一回,不算是隆家的河姑了,既然隆家不让她进门,她就带着女儿走!

  大少奶奶不依不饶,七舅爷和佘管家也在煽风点火,说什么瑛子掉进黄河都没死,那肯定是妖女无疑,无论如何都要扔进河里向河神赔罪的,就连一向善良懦弱的大哥也逼迫继宗杀了瑛子,他命人把继宗架进祠堂,其他的佣人抓住瑛子。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阵枪响传来,一群穿着制服提着枪的警卫鱼贯而入,紧接着洪县长也走了进来,说是接到举报,说他们隆家私设公堂,走进院子里正好又看见了萧姑的尸体,他便借题发挥找隆家的麻烦,说定是有人逼死了人命,逼迫隆太太交出凶手,否则就要带她去警察局。

  洪县长说话难听,不仅要带走隆太太,还讽刺大少爷,而此时的大少奶奶终于知道怕了,正想偷偷溜走,可惜被眼尖的洪县长发现了。吓唬了众人一通后,洪县长才算说出了真正的来意,原来他在隆家安排了眼线,知道隆家正在指认当年逃跑的河姑,还要把人扔到河里去,他正愁寻不到由头来找隆家的麻烦呢,隆家倒自己送上门来了。县长知道那个被指认的人就是瑛子,他便让瑛子来指认凶手,是谁逼死了萧姑,又是谁要把她扔进黄河里,只要她指认了,自己就替她申冤!

  瑛子看着被吓坏的众人,突然灵机一动,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挤出一张笑脸,说自己是隆家的二媳妇,没有人要把她扔进黄河里,地上躺着的那具尸体她也不认识。洪县长没想到瑛子竟会帮着隆家人,一时间方寸大乱,只好嚷嚷着要验尸官过来帮助查案。继宗脑子灵活,心想不若就趁着这个机会,让瑛子认祖归宗吧,此时县长还在这里,瑛子认亲拜祖宗的话隆太太和隆氏宗亲肯定不敢反对,何况瑛子还刚刚救了他们。

娘道第4集剧情介绍

  

  隆太太和宗亲们虽然心里反对,可嘴上却不敢说什么,只能让瑛子进祠堂认祖归宗,瑛子对着祠堂里隆家先祖的牌位磕头,总算是入了隆家的门。

  时光飞逝,转眼就入了冬,这些日子里,瑛子的日子其实不太好过,隆太太从不正眼看她,只是她肚子里还怀着继宗的孩子,因此隆太太还稍微顾念着点,她就盼着瑛子生个儿子给他们隆家传宗接代。隆太太请了好多个郎中给瑛子诊脉,想问清楚怀的是男是女,可那些郎中一个两个的都不敢说实话,怕得罪了隆太太。另一边,大少奶奶却莫名的眼红了,她嫉妒隆老太太照顾瑛子,还为她拜佛求神的,她只会在家里和大少爷唠叨,大少爷本来身体就不好,还总是被她气,实在是有苦说不出。

  瑛子进了隆家的门,二少爷继宗也安心留在了家里,他一心一意的对瑛子好,倾尽全力的保护和爱护着她们母女,当然他也盼着瑛子这一胎能给他生一个大胖小子,圆了他儿女双全的梦。不久之后就是新年,隆家上上下下喜气洋洋,瑛子也高兴,便想着亲手做一顿饺子孝敬隆太太。大年初一,按隆家的规矩,做媳妇的都要去给隆太太磕头,大少奶奶先去了,敷衍着完事后就急匆匆地离开了,接着便是瑛子去磕头,她把亲手包的饺子递给了隆太太,那饺子包得小巧玲珑,味道也很好,隆太太吃了一口饺子,没成想竟吃出个铜钱,原来那是瑛子特意包进去图个彩头的,然后又故意让隆太太吃到,好让她高兴高兴,这一招的确有用,隆太太心里的确乐开了花。

  一顿饺子让婆媳俩的关系缓和了不少,隆太太本来也不是什么心狠恶毒的人,她心善懦弱,没什么主见,平日里受够了大少奶奶的气,现在遇到瑛子这样温顺的儿媳妇,自然而然的也就喜欢上她了。这天,隆家又来了个不速之客——张神仙,自称是张三丰的后人,隆家先人都很尊重他,但是隆太太却不怎么喜欢他。那张神仙一见到隆太太就信誓旦旦地说他夜观天象,发现隆家最近要出事,因此才特意下山前来告知,隆太太被他唬住了,正心想隆家好端端的会出什么事呢?张神仙倒自己解谜了,他口口声声说隆家二少爷要出事,问题就出在瑛子身上,可这一回隆太太心里跟明镜似得,她喜欢瑛子,才不相信她是什么妖女呢,张神仙见她不信又开始胡诌,说瑛子这一胎若生个男孩还好,要是生了女孩就必定后患无穷,是要被河神怪罪的!一番话说得隆太太心慌,心里也信了几分。

  其实这张神仙就是大少奶奶花钱请来陷害瑛子的,两个人还商量着,无论如何也不会让瑛子生下儿子,大不了“狸猫换太子”。而张神仙的一番话也的确在隆家引起了一阵风浪,隆太太招来宗亲一起商量,那些老顽固都对张神仙的话深信不疑,瑛子和继宗现在有两个女儿,如果瑛子还生下一个女儿,那就把那女儿扔到河里去给河神谢罪,可是继宗很宠爱妻女,两个女儿就是他的命根子,要是他发现女儿被扔河里了,那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最后还是七舅爷想了个办法,趁着瑛子生第三胎的时候,随便找个理由让继宗出去运趟货,他不在家一切就都好办了,隆太太同意了七舅爷的建议,她算准了日子,果真安排继宗出去做生意了,而可怜的继宗和瑛子还被蒙在鼓里。

  隆太太支走了儿子,心里很是愧疚,可她实在是被张神仙的话吓到了,就怕河神报复他们隆家,因此才不得已而为之。佘管家偶然撞见大少奶奶院里的王婆子在和几个女佣私相授受,心里便有些起疑,问了几句后她推测是大少奶奶想害瑛子,准备从接生婆那里下手。

娘道第5集剧情介绍

  

  为以防万一,佘管家把那两个嚼舌根的接生婆抓了起来,本想拷问她们一顿,可她们的口风很严,什么也没问出来,隆太太现在也没空理这些事,她只盼着瑛子平安生下孙子,为此还让佘管家搬到瑛子院里去住,好保护她。就在这一天,瑛子突然临盆,隆府上上下下都紧张起来,一群下人郎中围着她,可瑛子过惯了苦日子,被人团团围住反而还生不出来,瑛子要去院里溜达溜达,这样更容易生产些。她在院子里遇见了老管家,老管家曾偷听到了隆家宗亲们在祠堂说的话,因此很怕那些人会对瑛子下手,而此时继宗又被支到了外地,老管家便找了匹马,快马加鞭的去寻继宗回来。

  瑛子在院里溜达了半日终于要生了,她被佣人们扶进屋子,接生婆也早早的候着,瑛子疼得厉害,隆太太怕盼娣招娣在这里添麻烦,因此打发这俩小姐妹去吃饭了。瑛子难产,生了好久也没生出来,接生婆问隆太太是保孩子还是保大人,瑛子叫喊着要保孩子不要管他,可隆太太心善,舍不得好儿媳妇和孙子,因此呵斥接生婆无论如何大人小孩都要保,而另一边,老管家终于追上了继宗,他气喘吁吁地劝继宗快点回去,继宗见他说的严重,想都没想便骑着马回去了。

  瑛子觉得自己快不行了,她劝隆太太不要管她,可是继宗不在家,隆太太实在不敢做这个主,若是瑛子死了,继宗绝不会原谅她的。又过了约一刻钟,孩子终于生出来了,而瑛子也累晕了过去,隆太太喜得去床边看了眼孩子,可是脸色却突然变了,她心神不定地走出房间,正好撞上急匆匆赶回来的继宗,继宗忙问瑛子和孩子怎么样了?可隆太太却板着脸让他自己去看。继宗走进屋子,瑛子身边也没有孩子,他急得到处问人,隆太太却告诉他瑛子生了个怪物,她已经命人扔进黄河里赎罪了,继宗傻了眼,他根本不信这个说辞,那孩子确实被隆太太命佘管家抱走了,正往黄河边赶呢。

  继宗精神恍惚的回到瑛子身边,告诉她她生了个怪物,这应该是触怒河神的结果,他们俩刘当没这个孩子吧,可瑛子爱子心切,她根本不信自己会生个孩子,而且盼娣招娣也不在眼前,瑛子认定是隆太太偷走了他们的孩子。继宗急得带着瑛子在院里四处寻找,终于在黑屋里找到了盼娣和招娣,两个孩子哭着说是隆太太和佘管家把她们俩关起来的,面对妻子和女儿的哭诉,继宗才算相信这一切都是隆太太干的。与此同时,佘管家正抱着瑛子生的孩子走到了黄河边,原来瑛子生了个女儿,按之前说好的生了女儿就要被扔进黄河里,为此隆太太才安排佘管家做这件事。

  佘管家抱着孩子走到黄河边,看着哇哇啼哭的孩子,她怎么也下不去手,最终咬咬牙把孩子扔在了岸边,让她自生自灭了,佘管家走后,一直尾随她的老管家福叔出现了,他救起了那小小婴儿。佘管家正准备回隆家,刚走到大街上就遇到了继宗,继宗是专程来向她要孩子的,佘管家说瑛子生了个怪物,已经扔进黄河了,一言既出,继宗当场就哭了出来,他又气又痛,当街就打了佘管家一顿。街上一片混乱,继宗也失去了理智,可万万没想到,这一幕正好被佘管家的侄子看见了,这侄子是当警察的,见自己姑姑被打,当然不会袖手旁观,因此他便把继宗抓了起来,这一下可不得了,佘管家心生愧疚,隆太太也亲自赶到了警察局。

  洪小姐听说隆继宗被抓了起来,心中还有些不忍,她便私自来到牢里看他,可继宗心里很是讨厌她和她的叔叔,因此毫不留情地把洪小姐嘲讽了一顿。那牢里关了几十个犯人,其中竟然有当年的马匪,他们都曾经吃过隆家的亏,这下他们绝不会放过继宗的,一帮人把继宗按在地上狠狠打了一顿,就在这时,一个年轻犯人挺身而出仗义执言,虽然没起什么作用,但他却很讲义气,宁愿陪继宗一起挨打。另一边,隆太太总算见到了县长,可县长却很不给面子,他就是要借题发挥趁火打劫。

娘道第6集剧情介绍

  

  洪小姐虽被继宗嘲讽了一顿,可她心里对继宗还是有好感的,不忍他在牢里受苦,因此她亲自去求县长叔叔放隆家一马,县长不乐意就这样放过隆家,可是又不忍拂逆洪小姐。另一边,警察怕继宗被马匪们打死,因此给他和那个年轻人换了间牢房,至少没有性命之忧,那年轻人很热情,总是照顾着继宗,那年轻人说他叫时少卿,继宗和他很是投缘。不久之后,在隆太太和洪小姐的运作下,继宗终于被放了出去,可年轻人却还要被关在牢里,临走之时继宗还有些舍不得,他告诉时少卿,若日后有缘再见,他很想和他结拜为兄弟,时少卿也很乐意。

  3500继宗被放了出来,隆太太在警局门口等着他,看见他一脸的伤,简直心疼的不行,不过人总算没什么大碍。隆太太正要带着继宗回家,可就在这时,有人却来县政府击鼓鸣冤,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生产完的瑛子,她是要来报案申冤,告得就是隆太太,说她趁自己生产之际,关了自己的两个女儿,还扔了她新生的儿子。县长心里窃喜,放走隆继宗他本来就不乐意,现在隆家又生出事端,正中他下怀,因此他便准备严查此事,眼见隆太太就要被查了,佘管家却挺身而出,把一切罪责都揽到了自己身上。

  隆太太有些心虚,因为这事情的确是她主使的,瑛子不信佘管家的话,又瞥见隆太太心虚发抖的样子,因此便更加认定是隆太太害了她的孩子,她跪在地上,哭求县长替她做主,那县长也含糊,当场就命人把隆太太和佘管家抓起来,其实他此举并非真是为了给瑛子申冤,更多的还是公报私仇而已。

  眼看着隆太太就要被抓走,这时老管家福叔突然出现了,手里还抱着那个被扔在江边的孩子,他告诉众人,说隆太太根本没想扔孩子,而是,继宗立刻领会了老管家的意思,因此也附和着说了下去,瑛子虽不甚明白,可现在孩子回来了,她也也不愿再追究下去,害了隆太太和佘管家的性命。就这样,一场风波总算是有惊无险,隆太太平安无事地回到了隆府,别院里的大少奶奶却坐不住了,她立马跑到隆太太这里煽风点火的嚼舌根,要隆太太把瑛子的三女儿扔了,或者把她们母女赶出去,不然河神肯定会怪罪他们的。继宗在屋外听到大少奶奶的话,气得冲进了屋子要打她,大少奶奶吓得四处躲藏,正闹得不可开交之时,一个下人急匆匆地来传信,说大少爷快不行了!吓得几人纷纷赶去了大少爷的院里,结果没过一刻钟大少爷便断了气。继宗心里非常难受,短短几天就发生了这么多事,三女儿失而复得,自己又经历了牢狱之灾,现在连大哥也死了,一时之间他真的无法接受这么多的打击。

  大少奶奶跪在灵堂嘤嘤哭泣,张神仙走了过来,他不来还好,他一来反而欣起了大少奶奶的怒火,原来她还贼心不死想要害死瑛子母女,因此便逼着张神仙去蛊惑隆太太,他告诉隆太太瑛子和她的三女儿是灾心,留在家里迟早会克死隆家的人,隆太太本是不信的,可是联想到自这个三孙女一出世,家里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大儿子还病逝了,如此种种实在不由得她不信。另一边,继宗披麻戴孝去大少爷的灵堂祭拜,他心里是有愧于大少爷的,大少爷虽然懦弱无能,但对于两个弟弟却真的很好,继宗跪在灵堂,大少奶奶子一边哭得泪眼朦胧,一边叫嚷着让他滚,还骂他是害死大少爷的凶手,而此时此刻,继宗却懒得和她计较。

  隆家的宗亲们找到继宗,告诉他那刚出生的三女儿是灾星,不能养在隆家,要么扔进黄河消灾,要么就过继给别人养,继宗当然不舍得,可是家族的势力太强大,隆太太也在一旁不停地劝着,继宗只能回去和瑛子商量商量,听到这话,隆家的宗亲们又不高兴了,觉得继宗不该和瑛子商量,继宗被他念叨地心头火起,忍不住吼了宗亲几句,这下立马引起了众怒,宗亲们轮番上阵指责他。

网络微评
? ?
腾讯分分彩是什么软件 搜索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必中规律 香港赛马会印章 贵州11选5基本走势图
排球6人位置介绍图解 山西泳坛夺金 安徽快三遗漏号码查询 青海体育彩票11选5 浙江体彩飞鱼和值
排列五开奖结果 11选5下期推算方法 新疆福利彩票时时彩 广东男篮最新情况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信息
快乐12选5走势图浙江 pc蛋蛋走势软件 吉林11选5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中奖规则 山西十一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