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道剧情介绍

19-24集

妇道第19集剧情介绍

  

  探长对永嘉说着正想找他问话,福全听不得那么多废话一味的让探长放了仲安。永嘉让福全不要担心仲安,他担心雨禾,他们猜测是有人在其中捣鬼。

  天兰在家呻吟喊痛,做样子给董家长辈们看,天兰说自己不是伤口疼是心疼。阿木进屋问天兰伤口疼不疼,让天兰打他出气,阿木说自己的计策好,逼雨禾交出地契。

  雨禾在监狱里还想着天兰是否伤的重,小春替雨禾不值。小春突然想起家里的地契,雨禾说他已经把家里的地契交给永嘉保管了。

  伯年在家骂永嘉,永嘉在自己屋看着雨禾给的地契,在心里默默的说他愿意守护雨禾。

  阿木也去雨禾家找地契,结果发现雨禾家已经被翻过了。阿木回家给天兰说要想办法把地契弄到手把雨禾名声搞臭。

  仲安被释放了,福全帮他压惊,福全还在担心雨禾的安危。雨禾打算在监狱里什么都不说,她还是为了董家的脸面。

  天兰装好人去监狱里看雨禾,探长还夸她太仁慈。天兰见到雨禾就说她怎么那么狠心让邵华都在九泉之下不安心,小春在旁边插嘴说天兰不知好歹,天兰说那贼可能是为了地契,雨禾不告诉天兰地契在哪,说是为了她好,雨禾反而感谢坏人把她们送进安全的地方。

  阿木分析天兰的话,猜测地契可能是在国智手中。依云在家掉泪,他们把丝织品已经收了,但是上海却没有一点消息,现在连地契都找不到。

  阿木从后门偷偷进了雨禾家,他看见国智在乱翻东西他问国智找什么,国智说他事帮雨禾拾掇屋子,国智才反应过来这是白家府子,阿木看见桌上邵华的冥像就说他是过来拿冥像的,国智抢下冥像不放心的亲自将阿木送了出去,国智打开相框也没发现地契.

  小春说天兰的不是,雨禾说人为财死,不怨恨她。国智去监狱探望雨禾 ,还把邵华的冥像也带去了,还问小春的伤担心雨禾也挨打。雨禾问家里面的情况,国智不让她担心,小春急着解释,雨禾拉着小春对国智说没事发生。国智劝雨禾不要交出地契,雨禾说但是地契可以证明她的清白。

  永嘉调查拉车的人,还让几个车夫帮他的忙。国智说让雨禾放弃地契他来承担,雨禾说他不能连累大哥,走的时候雨禾还是不告诉国智地契在哪里,从他的话中雨禾就知道国智已经去过她们家了。

  永嘉让车夫去给雨禾作证说雨禾没伤害天兰,探长不相信永嘉找的证人,永嘉还承认他和雨禾的交情不浅,伯年赶来警局要带永嘉回家,永嘉没有跟伯年回去。永嘉让探长记下车夫的供词。

  仲安回家给福全说永嘉带车夫去帮雨禾作证,福全高兴蒙了他还想要趁机去周家讽刺他们,以真也不回去了,福全更是高兴。

  永嘉去监狱见雨禾,他告诉雨禾不要着急让雨禾等他消息。

妇道第20集剧情介绍

  

  阿木在家着急永嘉竟然找证人破坏他的好事,天兰说他就白挨打了,骂阿木臭拉车,阿木打了她,打完之后又去哄。

  国智在监狱里问雨禾为什么不出去,他猜肯定是永嘉不让雨禾出去,国智说永嘉或许也是惦记雨禾的地,国智对雨禾说爹的70大寿就要到了,依云把婉儿带到监狱劝雨禾出去,雨禾骂他们两个龌龊,依云见雨禾不知好歹,她拉着国智就走。

  惠唐又收了一幅字画,他再次想起雨禾那时候找自己赎画。惠唐拿着字画让福全看,福全一看就知道是老佛爷的真迹,福全说自己想起字就想起他当年离开的事。惠唐问起雨禾,仲安说雨禾一点都不好,她在监狱,惠唐一听手里的画都掉了,他去监狱探监,但是人家不敢让他进。

  凤玲对依云说国智做买卖的事,依云说国智也是为了白家,白老爷进来见她们妯娌在高兴的说话就问有什么事,依云说国智已经处理好雨禾和董家的事,她们在考虑如何给他办寿。

  依云对爹说副会长的事,凤玲就说国智做生意不如爹踏实,婉儿想要说雨禾,依云不让婉儿乱说话,白老爷说等他过生日让国勇和雨禾都回家,依云说雨禾新寡,她这样子说凤玲就不乐意了,她也是寡妇。

  依云气国智没本事,国智让她别着急,他现在担心等爹过生日时雨禾怎么办,依云让他自己想办法。

  白老爷担心雨禾,小春劝雨禾出去,不为自己也要想孩子。永嘉闲逛在雨禾门口看见惠唐,他问惠唐干什么,惠唐说他也是闲逛说完就走了。白天惠唐又去监狱看愈合,他说自己是雨禾先夫的朋友。

  伯年和大家开会,国智直接反对说伯年是处心积虑为永嘉,还说永嘉作风不正,永嘉说白家有他真是家门不幸,伯年撇清永嘉和雨禾的关系说永嘉要结婚了,福全说娶的就是他女儿,大伙听他们自己吵闹就先离开了。

  永嘉陪福全喝茶,福全说永嘉是除仲安外第一个敢光明正大陪他喝茶,福全问他帮雨禾打官司的事,福全说他是好人。永嘉说还得让雨禾在监狱里呆几天,他有办法。

  福全让永嘉去看看以真,他们刚回家仲安说以真被周家接走量衣服了,福全又让永嘉赶紧回去。以真跟永嘉妈说永嘉老是去找雨禾,永嘉妈说她是不会让永嘉娶小的。永嘉妈见永嘉回来就让以真陪他出去走走,以真问他雨禾的事什么时候是个头,永嘉说还得一阵子,以真问永嘉是不是喜欢雨禾,永嘉问以真到底想要什么,以真说自己就是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惠唐和警察商量好,他在酒楼故意闹事被抓进了监狱。雨禾对小春说爹的70大寿她都回不去,警察把惠唐带的东西给雨禾,雨禾看见惠唐也被带了进来。小春看见也吃惊,她说肯定又是别人故意安排的。

妇道第21集剧情介绍

  

  小春去问惠唐为什么进来,惠唐说他自己花钱进来就是想看看雨禾,小春见他点东西还以为是迷魂香,惠唐说他点的是沉香,安心静神的。以真跟着永嘉来到监狱门口,她看见永嘉给警察钱让他进去看看雨禾。永嘉进去就看见雨禾在听惠唐讲话,他默默的出去了。

  以真在外面等永嘉一夜,永嘉拥她入怀。吴妈哭着跑进监狱里看惠唐,雨禾看见说她也想她娘了,吴妈接惠唐出去,雨禾让惠唐帮她忙。

  惠唐去找永嘉捎雨禾托他带的话,雨禾想知道自己本月初八之前能不能出去,永嘉说不能,他好奇的问惠唐他和雨禾什么关系,惠唐说没关系。雨禾也在等惠唐的消息,永嘉见惠唐急着去找雨禾,他猜测惠唐和雨禾绝不是一面之缘。

  惠唐去监狱给雨禾回话,雨禾说初八是她爹的70大寿。国勇从学校回来就去监狱看了雨禾,他说小春没照顾好雨禾,雨禾说不是小春的错,国勇要给雨禾办手续让雨禾出去,雨禾说自己不出去。

  永嘉去田园找农户了解事情,国勇去找永嘉不让他插手雨禾的事,国勇问永嘉为什么不让雨禾出狱,永嘉说说来话长,国勇让他说,但是永嘉不想告诉国勇,国勇以为他是找不到理由,还让永嘉不要掺和他们白家的事。

  阿木和天兰去农户那找农户商量,永嘉告诉了国勇他的想法。永嘉看见天兰他们就和国勇一起过去,天兰他们说雨禾嫁到董家那这地也算是董家的,农户们觉得他们说的有道理。

  天兰正在说永嘉过来说地契不用她操心,天兰对大家说永嘉是雨禾的姘头,说着就把自己头上的白布弄了下来,永嘉看见她没有受伤。阿木说永嘉又不是白家的恶人,国勇站出来说他是白家人,天兰他们说不过永嘉就先回去了。

  惠唐想起雨禾说她想去给她爹祝寿,正好福全进来,惠唐就向福全买下了老佛爷的字。依云在家为白老爷安排寿宴,凤玲闲着没事她问依云要钱,依云说没有,凤玲拿雨禾在监狱里的事威胁依云,依云不吃她这套。

  雨禾在监狱里给她爹祈福。白家也都挨着给白老爷祝寿,凤玲故意说起雨禾,依云赶紧说先吃饭,白老爷说就等等雨禾,依云把凤玲喊道一旁说她是故意的,凤玲说雨禾是自家妹妹还是等等吧。

  雨禾心里难受,一家团聚的时刻就少了自己。惠唐去给白老爷祝寿,说是雨禾派他来的,白家的人看见惠唐都惊呆了。凤玲故意问惠唐雨禾为什么来不了,惠唐说雨禾怕晦气重。

  福伯送惠唐离开,福伯很感谢惠唐今天陪白老爷让白老爷高兴。国智在想惠唐和雨禾的关系。国勇去监狱看雨禾,说惠唐帮她去祝寿了,还给他爹送了贵重的礼,小春总觉得惠唐不安好心,雨禾也觉得惠唐奇怪。

  小春忽然想起来那天在她们门口支走记者的就是惠唐,雨禾奇怪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

妇道第22集剧情介绍

  

  天兰去监狱里看雨禾,她好说歹说雨禾就是不往地契上说,等天兰走后小春说她是不会认她的孙子的,小春还担心国勇受天兰骗,雨禾都说小春什么都想着国勇。

  依云和张伯对账,凤玲进来说她要看账本,凤玲刚看了一会依云就夺过账本,凤玲要去找他们爹要说雨禾杀人被关进了监狱,白老爷在屋子里就听见了凤玲的话。

  国勇在商会的门口等着,下人过来说老爷快不行了。依云在一旁伺候着,凤玲不敢进屋,凤玲听见老大他们都在爹,她吓的跑走了。这是雨禾却回来了,她说自己没被关起来。凤玲回去收拾东西要带儿子立刻。

  雨禾去找凤玲,凤玲还要解释,雨禾进去就关起门来打凤玲,小春在外面喊雨禾让她注意身体,凤玲看着国仁的相片哭喊着要寻死,国勇撞开门,雨禾看了看孩子就出去了。

  阿木和天兰奇怪雨禾是怎么出来的,永嘉在白家门口等雨禾出来,阿木看见永嘉亲自送雨禾回家。永嘉帮雨禾稍微收拾了屋子,雨禾让永嘉坐下问为什么要她迟出狱两天,永嘉说因为那些佃农每年9月初9要续约,他怕雨禾心软也怕天兰在其中捣鬼。

  国智又去章士珍家,士珍夫人说会长不在家,他们家有客人,让国智先回去。章士珍和王副官在他们家商量事议,他们要想办法让雨禾撤诉还要登报道歉,士珍说国智已经上钩,他们慢慢来。

  以真在周家像主人似的问管家家里人都去了哪里,管家不给她好脸色看,以真说等她嫁进周家看管家还敢不敢这么对她。

  小春拉着国勇离开只留下永嘉和雨禾两人,永嘉把自己的外套披在雨禾身上,雨禾还想要感谢他帮忙的事。以真在永嘉书房帮永嘉整理东西看见雨禾交给永嘉的地契。

  雨禾也正好也让永嘉把地契给她,永嘉以为她又要给谁,雨禾说那是她爹给的他谁也不会给。雨禾让永嘉顺便把月饼盒给她,永嘉说她小气连月饼盒都不给他留,永嘉想起惠唐停驻在雨禾门口,他告诉雨禾说那月饼是惠唐给的。

  国智又去商会找章士珍,章士珍让国智有话尽管说,国智说自己把家里能挪用的资金都用了。以真去给董家送了一封信。天兰正在家和阿木说雨禾好运夺过了初9,下人进来把信给了天兰。

  阿木打开信看见上面写着地契在周家,阿木问天兰要钱说不管怎样先去周家把地契弄回来。

  国智的丝织品没能出售反而被充作军饷,卢永祥也出面这件事,章士珍还是让国智去让雨禾撤诉,王副官说3天之后如果看不到雨禾登报道歉他的死期就到了。

  永嘉把地契交给雨禾,雨禾看都没看就让小春把盒子收了起来。国智敲门去给雨禾跪下让雨禾救他。

妇道第23集剧情介绍

  

  国智让雨禾撤了官司,小春让他给雨禾两天时间考虑,国智反手就打小春,永嘉看不下去也打了国智,雨禾说自己是不会撤诉的,雨禾说自己明天回去找章士珍他们,永嘉说他们都舍得雨禾死他舍不得,官司是他让雨禾打的。

  有人逼阿木还钱,阿木说他的东西在别人家,他让那两个要债的人去周家找地契,他说地契是他的,他给那两个人出主意让他们绑架永嘉逼永嘉交出地契。

  雨禾心情不好,永嘉让小春去准备酒菜,永嘉让雨禾开口说话,雨禾问他为什么又把她的事拦在身上,永嘉说她的事就是他的事。雨禾让永嘉回上海,永嘉说自己没做错为什么要逃。永嘉问雨禾说如果他也像邵华一样为她死她的心里还能否再住下一个人。

  依云在家说国智败了自己全部的钱,依云让国智把罪归到永嘉身上,国智晚上就赶去找卢永祥的人,

  阿木他们潜伏在周家门口要等周家熄灯之后挟持永嘉,以真晚上又去了周家。永嘉说他会告诉卢永祥她会撤案,但是不告诉雨禾他会怎么做,永嘉问雨禾相不相信他,雨禾说信。

  国智去给章士珍说官司都是永嘉撺掇雨禾立的案,他还说些话污蔑永嘉。以真说永嘉估计在雨禾家,伯年夫妇要去雨禾家找人。

  阿木见周家的人都出去了就没看到永嘉,他们跟着伯年去了。雨禾让永嘉先回去休息,永嘉怕国智再过来。

  小春听到敲门打开门见是周家人,永嘉出去看见以真也过来了,永嘉说他要留在这等卢永祥的人,雨禾也劝永嘉回去,永嘉就是不回去,伯年一听永嘉要和卢家打官司就担心,伯年让他回去和以真赶紧成亲,永嘉却说自己要娶雨禾。

  王副官带人来到雨禾家门口,阿木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雨禾在永嘉面前强调自己是董白氏,以真站在原地呆住了。

  王副官带人进入雨禾家,让国智说那个是永嘉,永嘉没等他说自己就承认了。雨禾想要他们抓走自己,但是永嘉说这一切都是自己主导的,王副官要带永嘉走,永嘉让雨禾放心在家里等他回来。雨禾瞪着国智,国智不好意思的说他也没想到会闹这么大。

  伯年看着永嘉被带走,他急忙就去找章士珍看事情有没有转机。雨禾对国智说永嘉要有个三长两短她饶不了他。阿木三个商量着劫不了小的劫老的,阿木竟然劫了伯年。

  伯年说自己要去救儿子,明天他们要钱要命都行,阿木将他打晕带走了。王副官把永嘉带到了卢军特别办案处。

  王副官让永嘉撤案,威逼利诱说只要这件事完成副会长的位子也会有着落,永嘉让王副官把记者叫过来他知道该怎么说,永嘉要回家,王副官说他得在这呆一晚上。

  白天福全收到消息说永嘉被抓,周伯年也不知去向。阿木办事不利把周伯年弄死了,另两个人跑了,阿木拿走伯年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

  福全去周家探情况,以真在周家陪着永嘉妈。福全让仲安去铺子里拿值钱的东西跑跑关系。永嘉在办案处想着雨禾的一颦一笑,雨禾在家也是茶不思饭不想,雨禾要去办案处找永嘉。

  福全对以真说他要回去跑关系,这是他们在周家露脸的好机会,以真说永嘉已经说了他要娶雨禾,福全说等他把永嘉带回来就让他们俩成亲。

  王副官通知的记者们在办案处门口等消息,福全带着自己最喜欢的宝贝去见章士珍为永嘉求情。

妇道第24集剧情介绍

  

  雨禾听说记者要采访她赶紧过去了,章士珍不给福全面子说永嘉的事免谈。永嘉已经出来面对大众,章士珍也让福全不用再求他。国智躲在墙后看着这一切。

  永嘉直接说这件事都是卢督军指示让白雨禾撤诉,下面人都听见了,永嘉说从今天开始白雨禾撤诉但是他自己要坚持控告卢永祥,王副官听见永嘉的话就拿枪指着永嘉,台下的的群众都声讨卢永祥。福全也带着自己的宝贝不再求章士珍。

  以真和永嘉妈看着永嘉被警局的人带走,雨禾追着载永嘉的车,永嘉让雨禾放心他会平安回来。永嘉妈到家让以真救永嘉,以真说福全会帮忙,家里下人跑回来说伯年掉到河里已经断气。

  国智回家向他爹认错,白老爷让国智住嘴,他们只知道说自己的财产雨禾的事他们是决口不提。国勇回来说永嘉被逮到了警局,白老爷说如果不行他明天亲自去警局,国智站起来说永嘉对雨禾这么好事想要娶雨禾,白老爷打国智说以后雨禾的事不要他管,白家帐也不归他管。

  白老爷让国勇以后照顾点雨禾,他说只要永嘉对雨禾好他不反对。国勇去看雨禾,小春说雨禾刚睡下,国勇让小春给自己弄点吃的。雨禾在梦里都喊着永嘉,小春盯着国勇吃饭,雨禾出来听见小春房里有声音,雨禾听见他们说她爹和福全都要为永嘉求情,她爹也同意永嘉娶她。

  福全在警局门口等永嘉,他非让永嘉叫自己岳父,永嘉说他不能再昧着良心娶以真,永嘉出来就要先去找雨禾,仲安说他爹已经走了。永嘉回家跪在他爹照片前,永嘉妈感谢福全这段时间的帮忙,说等伯年的葬礼办完酒办永嘉和以真的婚礼,永嘉说自己要守孝三年。

  国勇去雨禾那说永嘉被福全接出来了,但是雨禾还是愁眉不展,雨禾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好乱。永嘉跪在他爹的照片前哭着说自己的心里话,以真在一旁陪着他,永嘉说自己想一个人呆着,他让以真回去,以真就是要留下陪他。

  阿木又去翠竹楼找自己的小情人,还说以后等他挣钱他们就正经过日子,阿木说先把她弄到董府去。阿木不让天兰说地契的事,他说周伯年死了,阿木编理由说因为战乱他老家的堂妹来投靠他,天兰在阿木的说服下说让他堂妹在她身边伺候她。

  天兰让阿木不要再惦记着地契,他们省省去异地他乡过日子,阿木在心里想自己才不会跟着她老太婆出去过,但是嘴上还是说好。

  雨禾知道周伯年过世了,小春安慰她说永嘉会过来的,雨禾对小春说她和永嘉不会走到一起,小春说不知永嘉对她有心,惠唐也是其中一个。小春说还是三少爷最好,雨禾说等国勇结婚时让小春去伺候他,小春拉下脸说自己困了。

  惠唐送客人时看见永嘉一个人在喝酒,他过去找永嘉,惠唐还以为永嘉有好事,永嘉说是家父过世了,惠唐赶紧赔罪认错。永嘉喝醉了,他对惠唐说他告诉雨禾要娶雨禾为妻。

网络微评
? ?
十一选五app暂停销售 11选5 直播 时时彩计划软件公式 11选5公式 天津时时彩开奖直播
甘肃特岗现场确认 多乐彩玩法 河北快3 排列五开奖历史记录 甘肃快3
山西十一选五现场 曾道人三肖中特彩图 河南22选5中奖金额 一点红心水论坛 快乐十分现场直播
十一选五期期必中技巧 山东时时彩玩法 今日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11选五 广东36选7分析走势